“時代的一粒灰落在每個人的頭上就是一座山。”

這次新型肺炎疫情影響的除了在媒體上輪番播報的醫護人員、武漢市民、湖北人民,還有每一個普通的你我他。

即使遠在千里外的廣東也無人能幸免,每個人都在承受著這場瘟疫帶來的痛。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01

看似最幸福的學生

之前微博上有人說,這次疫情里最幸福的就是學生了吧,什么都不用擔心就這樣待在家里玩就好。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但真的沒有一個人是能輕輕松松的。

最新消息,廣東省教育局要求全省各級各類學校2月底前不開學。

那就意味著學期上學時間大大壓縮。那么一些特殊年級的學生就面臨兩難的地步,例如初三生、高三生。

 

@三石同學:
_我們這屆高三生,沒有自主招生,沒有復讀機會,生于非典,決戰于肺炎。?

這一屆高三生特殊在哪里呢?

很多省份都面臨高考改革,例如廣東省、江蘇省。他們是最后一屆文理分科、使用舊版教科書的高三生。如果這次失利,那么他們去復讀就等于從頭開始,不僅書本考試范圍變了,而且考試模式都完全不一樣了。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一只一露:
坐標廣州,高三生。收到通知了2月17號線上開課。我看到網上很多人說都高三了還不能自主學習嗎?我當然知道要努力學習,但是現在什么都沒有定論,外面又有很多消息滿天飛,心情就是忐忑不安,那種腦子逼自己學習但就是學不進去的感覺真的很痛苦。我現在好想快點恢復正常,回到課室里正常上課復習。

新聞上有很多學霸如何如何努力學習的消息,但那只是個別案例,大多數的高三同學都面臨著巨大的壓力,還碰上了突如其來的疫情,未來迷茫的不安更加折磨他們。

如果大家身邊也有認識的高三、初三生,與其責備他們矯情不如好好聊天舒緩一下他們的壓力。

而高三生中還有更要命的一個群體:藝考生。

很多人對藝考生都有偏見,覺得他們是一群不好好學習的有錢人,跳跳舞畫個畫就能考上大學。但實際上藝考生壓力也非常大,他們不僅要夜以繼日地長時間地練習藝術課,還要在有限的時間里學好文化課。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源網絡

@哈尼兔子:高三藝考生已經哭了。校考(跑到各個學校考藝術科目的試)推遲不定,不知道文化課怎么辦!校考不結束我們就沒發兼顧文化課,兩頭兼顧真不行。像我們學音樂的,既要練習樂器又要練習聲樂,還有學好小三門(視唱、練耳、樂理),怎么也要十幾個小時。文化課本來花的時間不夠,現在更是全方位短板漏水。復讀先不說難度大,光是費用就受不了了,我們家本來也不是很有錢,唉。

藝術門類、體育門類的考生都是孤注一擲,用苦練十幾年來賭未來。但現在這個未能明朗的情況,很可能他們的夢想就這樣破滅了。有考生甚至在微博上說,為了夢想他可以不惜冒著巨大的風險繼續考試。

還有比“最難就業”2019屆更慘的2020屆應屆生:

@哈哈哈哈哈嘢:
本來料想到找工作很慘了,沒想到還能更慘。我有可能連畢業論文都寫不完。我本來打算陪家人一個星期,年初二就回學校繼續奮斗。結果學校回不去,電腦沒有資料沒有,連家門都出不了。

@黎黎里:
今年考研人,考新傳(新聞傳媒專業)。我曾經信誓旦旦非新傳不考,突然就迷茫了......此經一晚,以后的我會為真相做點什么,還是成為真相的劊子手??

應屆生面對未來的迷茫,面對專業的失望,壓力與焦躁席卷而來。

但別忘了,還有一群大家可能會忽略但同樣很慘的學生。

@茹:廣東人去香港讀研順理成章對吧。但沒想到我是最慘的研究生。上學期停課,下學期還是停課。上學期覺得世界不能更壞了,結果下學期告訴我世界可以更壞。

@浩仔:去香港讀研真系揀錯咗,我仲不如去創業。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源水印

02

白領的光鮮一戳即破

 

往日穿梭在寫字樓,不用受風吹雨打的白領們,是很多人稱羨的對象。覺得他們月薪高,舒舒服服地坐在辦公室。但實際大家都不過是普普通通的“打工仔”,再多的光鮮亮麗在這次的疫情下,一戳擊破。

很多人這個年過得并不好。往常開年第一份驚喜便是開工利是,今年等來的卻是“裁員”。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豫在京:我是酒店旅游業的,4號那天接到裁員通知。心里其實早有準備了,但心里還是很憋屈,也不敢告訴家人。我看著一輛輛飛車而過的汽車,突然就哼起了“滄海一聲笑”。我一把年紀了,家里上上下下都等著我,我不能脆弱不能哭。

@大野:我也剛剛被裁員了,才剛試用期一個月,沒有理由,如果有理由就是公司沒錢了。然后人事還“特別好心”的告訴我,等疫情過了想回來還可以回來,我回你嗎不給我開工資都可以,讓我離職是什么狗屎人事說因為我和我的前領導溝通不暢工作有問題。

大家冒著風險從家里出門回到廣州,回到工作崗位上不過是為了“搵兩餐飽肚”。這個時候很多令人心寒、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地涌現:

@Vinvin:我是做汽車售后服務接待的。因為疫情還沒被控制,被告知廣州的出租屋不準回,我只得在留在老家遠程工作,還要處理各種客戶瑣事,變相007,好煩!更煩的是我沒錢了。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花:我是銀行的。我回到廣州差不多一周了,就因為領導說全部人要保證2月2號都在廣州待命,但不上班。每個網點輪流開門,我們網點下周開,只開兩天。底薪我是指望不上了,但想說能不能給一點獎勵呢?我愿意回來上班,但是回來廣州我得吃喝得租房子,廣州花銷不小呀。而且我們都是冒著生命危險來上班的,總不可能到最后沒錢餓死流落街頭吧。?

生活壓力巨大,吃喝出行要花錢,租房子也要花錢,如果還有孩子、還在還房貸車貸,那么這筆賬將會是巨大的。但目前到處都門店緊閉,空城下的人們如何能掙得生活費?

03

不堪一擊的小生意

 

很多做著小生意的人,在廣州辛苦打拼了好幾年,好不容易站穩了腳跟,有了積蓄還成家立業,想過更安穩的生活。他們分布在不同的行業,每天早出晚歸,用勤奮撐起一頭家。

好比最近風頭火勢的水產業。為了控制疫情,黃沙水產市場禁止交易野生動物及其制品,包括人工養殖的蛇類、鱷魚、水魚等動物。很多高價進貨的水產被封起來了,店主也無法喂料。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源水產前沿

@甲魚印象: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我們?雖然不是黃沙市場的,但我也是搞水產批發。單是我檔口的龜鱉就價值150萬,如果是我的龜被拖了兩個月,它們沒死我就先跳樓了。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被封住的檔口,圖源水產前沿

還有在線下開實體店的,無論是做小吃店、還是文具店、亦或是批發店,都太難了。

@黃:投資了60萬的實體店,現在還負債10萬元,把前兩年的錢都花沒了,血本無歸,不敢告訴父母。每天起早貪黑的,但現在一個人都沒有。本來想著春節假期有游客,起碼能回本的,但現在連預想的四分之一的人流都沒有。

@小區小吃店阿姨:近排廣州唔不準小吃店開門啊,冇計喇,入咗咁多貨我只能夠攞出嚟賣咗佢。之后都唔知點算,店租幾千蚊,我個仔小學要交學費要補習,每個月大喇喇千蚊,我哋兩公婆要自己交社保醫保,真系唔知點算好,賣得幾多得幾多。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小店擺出來賣貨,圖源水印

餐飲業之慘狀我們前幾天就有提到(點擊即可閱讀文章了解廣州餐飲業狀況),大型連鎖餐飲業都扛不住,幾乎赤手空拳與風險作斗爭的普通市民更是“手停口停”

在大城市里的個體戶還懂點網絡,會在小區群里、美團外賣上做一下宣傳,那那些自己辛苦務農的農戶們呢?可能看著無人來往的路,看著農作物爛在地里,看著無法喂養的雞鴨魚豬,只能嘆息、只能心慌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千斤草莓只能爛地里,圖源梨視頻

@金玉滿堂:我種草莓的,但現在哪里有人來摘草莓游玩呢?,馬上就要爛在地里了,只能一家人自己吃。馬上要交地租,之前的貸款雖說有政策不用立刻交但到底還是要交的啊,農地收成沒得到錢,以后還要靠這過活。愁得我上火,眼屎糊一眼,睡不著覺啊!

04

還在疫情中打拼的社會基層

 

一些在社交平臺幾乎沒有存在感的群體,他們似乎不存在但又無處不在。

像是日日夜夜跑遍廣州城的的士司機,干著最臟最累的活但最不可割舍的環衛工人、兢兢業業守衛大門的保安大叔大哥,還有為了掙口飯吃的“走鬼”......

@香香:我樓下一直有個阿姨推著小車賣客家糯米糍的,街上幾乎一個人都沒有,但她還是每天都出現在那里,有人來了就問:“要糯米糍嗎?”以前是嫌她吵,但現在覺得大家為了兩餐都不容易,眾生皆苦啊。?

廣州現在很多小區都實行了封閉管理,嚴禁陌生人進出。在這種特殊的時刻,一直堅守著大門的正是那些平凡的保安大叔,他們警惕陌生人,攔截外賣快遞小哥,對往來的住戶測量體溫。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源大洋網

@木木:小區的保安大叔一直沒回家,今年更是特殊。我家小區有兩個門,他一個人要從前門和后門來回跑測體溫,還把溜進去的外賣小哥、陌生人給勸出去,平時都會跟我們說沒事就別出門啦。挺感動的,畢竟他們工作也是有風險的。?

此刻還會全城跑的除了的士司機,就只剩外賣小哥了。因為有了他們我們窩在家里也依舊可以吃到飯菜,可以買到蔬果。他們偉大又平凡,一邊面對疾病的高風險,一邊是為了賺錢而迎難而上。廣州已有外賣小哥確診感染新型肺炎,我們感謝他們的同時也請別神話他們。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皮卡:坐標二三城市,外賣員,現在已經全部停工。因為本地已經不準商家開店了,我們自然也沒有活了。雖然說難得有假期很爽,但是不跑單也意味著我這段時間沒有一分錢收入了。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05

除卻生死無大事

2019年過去了,很多人期待全新的2020年,希望在新紀年好好計劃、好好賺錢,結果卻迎來了當頭一棒。

這些故事不過是百萬分之一被窺見的難熬,還有你我他為了生計奔波,為了供樓還貸發愁的種種還沒來得及訴說,只能獨自咽下的艱難。

“除了生死,我并不明白疾病還會帶來多大的影響,一個個企業可能倒閉,一批批工人可能失業,我就明白,無論是否感染,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了。

但無論如何,我們至少還健康、還活著,這個相對于被隔離的、被搶救的、被紀念的人而言,已經是莫大的幸運。生命還在,一切都還可以重來!

疫情中的苦難與憂愁,我們相互扶持、一同分擔。不妨在評論區也說說你在疫情中的故事?

最后衷心祝愿各位自己友,健康快樂,一切雨過天晴!也期望李文亮醫生能夠得到一個遲來的道歉……

18個廣東人的自述:每個人都在這場災難里……-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傳說看見“圣光云”會有好運哦